马德兴:本土教练真的要迎春天- 寒冬才开始……

马德兴:本土教练真的要迎春天? 寒冬才开始……
来源:马德兴  今年正值中国男足国家队首次世界杯预选赛出线20周年,但中国足球的现状,着实令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难以让中国球迷高兴起来,更难安排多种活动以纪念这个历史性时刻。正常来说,当年为男足出线立下汗马功劳的战将们如今应该成为了中国足坛的顶梁柱。可现实却越发显得残酷,因为当年出现在世界杯舞台上的23员战将,能够在一线队拿起教鞭的,就只有屈指可数的5人!他们的现状,着实衬托出了当下中国足球之凄凉。  2002年世界杯对中、日、韩三个东亚国家的足球来说,都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届赛事。但20年来,中、日、韩三国代表各自征战世界杯赛的23名球员的执教现状,或许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折射出三国足球截然不同的发展途径与道路。中国足球与韩、日两个邻国之间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加速拉大!教练员队伍更是折射出这种截然不同的趋势与方向。  ①足协该选教练,不是选球员!  受疫情的冲击,中国职业足球正遭遇二次寒冬。但在男足国家队建设方面最值得关注的是两件事:一是春节之前在昆明组织的2003年龄段U18国青选拔训练营;二是3月17日刚刚结束的U16国少队主教练选聘。中国足协下发U18国青选拔训练营通知时,教练团队更为关注,“九大国脚”概念被热炒;而在U16国少主帅选聘时,本土四位候选人的“前国脚”身份又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这多少有些令人迷惑:究竟是在选聘教练还是在选拔国脚?  笔者无意贬低参加选拔训练营的教练以及参加国少竞聘的教练,但是,在“金元足球”主导中国足球发展的过去十年多时间里,各种人才的培养几乎完全被荒废的贫瘠足球土壤之中,突然冒出一批优秀的本土教练,这恐怕无异于天方夜谭。在一切以“买、买、买”为主要特征的“金元足球”的戕害下,中国足球不仅仅是球员青黄不接、人才匮乏,教练也不例外,本土的优秀年轻球员屈指可数,因为在资本的主导下,俱乐部挥舞着支票簿随时可以招徕世界各地的各种形形色色的外籍教练。而且,数年前,中国足协为中国各级男女国家队聘请各种外教,先后有来自11个不同国家的教练占据各级国字号队伍主帅的位置,外界戏谑称中国国字号队伍为“八国联军”,这种做法其实是更进一步严重影响和打击了中国本土教练的信心与士气。  恰恰是因为现在的中国足协领导班子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推出了一个加快本土年轻教练培养的计划,希望让更多的退役国脚加入到教练员队伍中来。这是一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计划,笔者也很理解其中的“良苦用心”。不过,让退役国脚在没有经过历练的情况下直接出任青少年国字号队伍的主教练,坦率地说有“拔苗助长”之嫌,风险甚大。毕竟作为青少年国字号队伍,不管是U18、U16抑或U15,恐怕都不是培养人的地方,而是用人的地方。  更何况任何一级国字号队伍,在目前的大环境下都是有成绩要求的。中国足球如今之所以成为社会民众讥讽、嘲弄的对象、成为“大众痰盂”,根本原因就是没有成绩!作为有国脚背景的球员转型任教练并成为一名优秀的教练员,需要一个锻炼和成长的舞台,更需要一个通道,但这个“舞台”并不是国字号青少年队伍,也不是职业俱乐部一线队,而首先是在地方的基层青少年队伍,然后是低级别一线队,逐渐再过渡到顶级联赛的职业一线队,经过这样的成长之路并取得成功后,未来在国字号队伍的舞台上才有成功的可能。  跨越前面的经历而直接到国字号队伍,哪怕仅仅只是青少年队伍,恐怕随时有可能踏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一个最简单而现实的例子就是本赛季尤文图斯队主帅皮尔洛。作为球员的皮尔洛,堪称“大师”,在转型拿到职业级教练证书后,正常情况下,这个赛季应在尤文图斯的预备队执教,但突然被推上了一线队主帅的位置,如今尤文图斯队的成绩与表现已经足以说明一切。皮尔洛能不能成为一名优秀教练?现在不可能下结论,但本赛季尤文图斯队战绩不佳,“下课声”此起彼伏,多少影响到皮尔洛从教的自信心。  相比之下,齐达内多次在皇马遭遇危机,但因在执教一线队之前,先在皇马U19青年队执教,后担任安切洛蒂助手,最后才扶正他坐上皇马帅位,这样的经历让他能多次化险为夷。即便是像劳尔这样的世界级球星、皇马的代表性人物,如今也是先在皇马U19青年队栖身。为什么?因为这是一名教练成长的必然经历。  作为中国国字号队伍的教练,即便是青少年队伍,也随时会遭遇外界的“拷问”,尤其是在现今一切以成绩作为评判依据与标准的大环境下。所以,足协选帅或组织竞聘,选的是教练而不是国脚!“前国脚”的身份只能说明作为球员,比其他普通球员见识更广、更多一些,具备比其他普通球员成为优秀教练更具有利的潜质条件,但并非国脚身份的球员退役后就肯定会是一名优秀的教练。  站在中国足协的角度,希望为退役国脚创造更多的机会、提供更好地的条件,譬如一般人需要从最基础的D级开始,但国脚可以破例从B级开始,让他们缩短时间、尽快转型成为优秀的教练。这种设想和思路不仅没有错,甚至应大力提倡,但期间的成长步骤与途径恐怕不能跨越。而且,各级国字号队伍是“用人”的地方、不是培养人的地方,更不是“试验田”。何况现在的中国男足需要各级国字号队伍能有所突破、取得些成绩,才能逐渐扭转外界对中国足球的认知。所以,中国足球选帅不能为外界所热炒的“前国脚”身份而迷失。  ②教练培养,被荒废了的一代!  前面提到,2002年世界杯赛是中、日、韩三国足球的一个分水岭。当中国足协决意去重点培养那些退役国脚,特别是那些征战过2002年世界杯的退役国脚时,恰恰说明了一点,即过去20年中,中国足球各项工作中最大的失误就是忽略了“人才”的培养,不止是球员,更包括教练员与管理人员。  笔者曾目睹了这样一幕。去年底,足协国家队管理部所有成员在海口开会,期间前往训练场地分别观看01年龄段U20国青队、99年龄段U22国足的训练。在陈戌源主席的身边,有担任国家队主教练的李铁,有担任U22国家队领队的杨晨,有担任2004年龄段U17国少队领队的邵佳一,这三位都是02世界杯中国队的战将。这么多年来,中国足协的领导身边从未有过如此多征战过世界杯的国脚可以随时交流足球专业问题。这当然是中国足球的一件幸事,也说明了现在的足协领导对人才的重视与珍惜。  可仔细想想,02世界杯那一批国脚23人中,目前在中国足坛一线队执教的又有几个?答案是五人!除李铁任国家队主教练外,区楚良任国家队守门员教练;中超联赛中就只有武汉队的李霄鹏一人任主帅;中甲联赛中就只有昆山队的高尧与北体大队的宿茂臻两人任主帅。除此之外,更多地是在从事管理工作,或在足球俱乐部任职、或在地方足协从政,与教练基本无关。个别像祁宏在教小孩踢球,其他个别也有从事青少年培养工作,但并不亲身负责教小孩踢球。当然,更有像安琦、吴承瑛等这样早已远离足球之人。  征战02世界杯的23人可以说是当时中国足坛精英中之精英,但仅仅只有5人在一线队从教,如此比率着实可怜。笔者曾与多位国脚有过深聊,在谈及缘何没有选择从教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当教练?算了吧。现在的俱乐部老板都是喜欢砸钱找外教,根本就不可能给中国本土教练机会。如果选择当教练,怎么可能有机会上岗?别说一线队了,就连青少年队伍,老板都想着找外教。所以,当教练根本就看不到前途,当然也就不会去上课拿教练员证书了,还不如在俱乐部干点别的事情。”  这种观点其实很有代表性,特别是在过去10年的“金元足球”时代,老板花了那么多钱,特别是找来了那么多的大牌外援,根本就不可能让中国本土教练去执教。再加上国内这些年来的“贬低本土教练”已经成为一种惯性,这种大环境、大氛围更让老板们不可能将球队交给中国本土教练。当然,中国本土教练本身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短板与缺陷,也是导致被外界贬低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所以,不管是过去还是今年的中超、中甲联赛中,中国的老板们哪怕是去找一个韩国教练,都不愿意给中国本土教练以机会。甲A时代,崔殷泽率延边队刮起了“韩流”,一度在中国赛场上同时有五六名韩国教练同场对决。中超赛场上的“韩流”也未曾断过,再加上其他外教,久而久之,中国本土教练也就呈现出“青黄不接”。当中国足坛如今受到疫情冲击、各俱乐部母公司经济困难,无法再像以往那样“烧钱”砸外教时,部分球队才想起了国产教练。但由于过去10年甚至更长时间里,没有人想到过要培养本土教练,于是,优秀的本土教练又去哪里寻找?  机遇是留给有准备之人的。当机遇出现之时,又有多少有准备之人?那么,“土帅”能够迎来春天吗?  ③韩国02世界杯国脚重掀波澜  就在中国足协时隔20年优先考虑国脚、特别是征战过02世界杯的退役国脚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全面狠抓教练队伍之时,近邻韩国今年以来出现了一个同样值得关注的现象,即2002年世界杯国脚群体“扎堆”全面再现韩国足坛、现身K联赛中。洪明甫首次重掌教鞭、第一次率蔚山现代队征战,朴智星成为全北现代俱乐部的顾问,李永杓成为江源FC俱乐部的CEO,这三位02年世界杯韩国队最核心球员全面出现在K1联赛中,被韩国媒体称为“20年后重振K联赛的标志性事件”。  在韩国足球人看来,一国足球之本在于联赛,迄今为止亚洲球队在世界杯上最好成绩取得者的几位代表性人物能同时进入职业俱乐部,这当然是一件令韩国足球上下为之振奋之事。就像朴智星在全北现代俱乐部上任召开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那样,“我们在一个特殊的时期一起征战,我们必须想着将那些球员时代所享受到的球迷的爱与荣誉用某种方式来回报我们的球迷。现在,我们都在各自不同的位置,所以,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可以叫我们的队友之间的战斗。但是,如果这能够促进人们对K联赛的更多兴趣与关注,那么,我愿意为之战斗!”  不止是上述三位代表性人物,在今年的韩国职业联赛中,除洪明甫外,前中场球员金南一在城南FC队担任主教练;原来曾到中国闯荡的门将李云在则已在今年初返回全北现代担任守门员教练。在K2联赛中,原来担任韩国U23国奥队助理教练、曾跟随李章洙到中国闯荡过的李敏成拿起了大田市民队的教鞭;前锋薛琦铉在庆南FC队担任主教练,而且上赛季率队险些完成重返K1行列的任务,只是在附加赛中功亏一篑。原中场主将金泰映则成为K3联赛天安队的主教练。尹晶焕则已在日本职业联赛从教多年,也率队征战过亚冠联赛并与中超球会有过交手,如今在J2的千叶队担任主教练。至于像崔龙洙、黄善洪等中国球迷所熟知的人物,更是早就在教练岗位有所成就,尽管今年处于待岗状态。  除执教职业队外,车杜里离开韩国国家队助教位置后,转而拿起了首尔U18梯队也就是高中学校队的教鞭;崔兑旭则在韩国国家队担任助理教练,辅佐葡萄牙人本托。即便是像曾到中国天津泰达队效力过、退役后一直远离足球的宋钟国,3月初也应邀担任K2球会安阳俱乐部顾问,扮演与朴智星在全北现代一样的角色。  据统计,韩国2002年世界杯四强的23人中,除门将崔殷诚与后卫崔成勇跟随崔康熙目前在上海申花队担任助手外,目前只有3人从事与足球教练无关的工作,即原来的2号玄永民、13号李乙容和19号安贞焕,均任电视台的足球解说嘉宾。其中,李乙容退役后曾担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教练,只不过因战绩不佳而在去年转行成为解说嘉宾;而玄永民和安贞焕则始终没有从教。  先前,李永杓和李天秀两人退役后也未能从教,一直担任电视足球解说嘉宾。但从今年开始,李永杓除前往江源俱乐部担任CEO外,2月被提名出任韩国足协副主席,李天秀则担任韩国足协社会责任委员会主席。而02世界杯的主力门将金秉址同样担任韩国足协副主席,只不过与李永杓的分工不同。  除此之外,只有前中场主力柳想铁因胰腺癌而不得不离开足坛,目前在家休养。但即便如此,在去年仁川联队危机之时,依然希望能“救火”。俱乐部方面鉴于其身体情况而婉言谢绝了,但从中不难看出柳想铁对足球之热爱,韩国足球人的“足球无关生死、却高于生死”之信念,由此可见一斑。  对照一下中国2002年世界杯赛23名国脚的现状,着实令人唏嘘!  ④日本02国脚仍活跃职业赛场  再来看一下日本那支历史上首次闯入16强的队伍中的23名国脚。  当周挺作为前国脚在去年宣布退役时,这意味着中国职业足坛再也没有“70后”现役球员了,郑智名符其实地成为了中国职业足坛的“大哥大”。但是,日本征战过2002年世界杯赛的两位与周挺同在1979年出生的稻本润一和小野伸二依然还在今年2月开赛的日本职业赛场上奔驰,稻本润一在J2的SC相模原队效力,去年随队获得J3联赛的第二名后,今年刚升入J2联赛;而小野伸二则在今年刚刚重新回到J1联赛,加盟了札幌冈萨多队。当然,相比三浦知良这样依然还在日本职业联赛驰骋的54岁“常青树”,这两位都还只能算“小字辈”。除此之外,同样是1979年出生的门将曾端准在去年12月底刚宣布退役,而10号中山雅史尽管在今年1月被任命为磐田朱比洛队的教练,但至今尚未正式宣布退役。  除去2011年3月份因心梗而去世的松田直树,其他18人中,有像森岛宽晃已经成为大阪樱花俱乐部主席的,也有像原来的朴智星那样担任形象大使的中田英寿;有像西泽明训成为职业经纪人的,也有像韩国的安贞焕、玄永民出任电视足球嘉宾的森冈隆三、铃木隆行、福西崇史、中田浩二等。其他国脚退役之后则更多地选择了从教。  不过,在这22名国脚中,目前拿到职业级(S级)证书的也就只有6人,而且也就只有宫本恒靖执教J1的大阪钢巴队,更多地则只是在担任助教或俱乐部青年队、俱乐部所属足球学院的教练,也就是青少年教练。毕竟,日本的职业级教练员证书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拿到的,这在后面将会有专门提及。  日本的退役国脚更多地是在教青少年踢球,当然不像中国国内那样去所谓的校园足球教学生踢球,而是在专业足球学院内教从事足球专业的小孩踢球。即便是像不久前刚刚去世的迟尚斌在日本期间也是教日本的青少年球员,像稻本润一就是其学生之一。对照一下中国国内,教青少年踢球的教练则大多数都没有过职业足球经历,校园里则更是由体育老师甚至其他学科的老师客串。  于是,中日足球从起步阶段开始,起点就完全不同,差距越来越大似乎并不难想象。  ⑤韩国9人来华超中国从教人数  姑且不提日本的02世界杯国脚退役后去教青少年小孩踢球的情况,但当我们感慨韩国02世界杯23名国脚退役后如此多人选择从教,并在今年开始以各种方式重新聚集K联赛之时,仔细查看这些韩国退役国脚的执教经历,还可以发现这样一个事实:23人中先后已有9人来华淘金、“挣过大钱”。这个数字甚至比中国02世界杯国脚退役后从教的人数(5人)还要多!  除前面提到的崔成勇与崔殷诚两人继续跟随崔康熙在上海申花队执教外,像洪明甫、崔龙洙、黄善洪(因延边解散而未果)等三人应邀来华担任过主帅,李敏成、金南一等则是作为助教来华,甚至像当初有关方面组织U25国家集训队时,还专门请来了崔真哲、李云在这两名02世界杯国脚。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中国02年世界杯那一批国脚大多数都是过去10年中退役的,过去10年恰恰是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在一切以资本为主导的大环境与大氛围下,“造不如租、租不如买”,“买、买、买”主导着中国的职业联赛,所以,哪怕是从邻国韩国不惜重金请来所谓的“大牌教练”,也不愿意给中国本土教练以机会。相关的管理部门某种程度上也是“助纣为虐”,在所谓的“钱说了算”的风气下,加剧了中国本土教练的断档情况。  当“资本热潮”褪去之时,一地鸡毛的中国足球重新想起了中国本土教练,但没有储备、没有培养,优秀的教练员自然不可能从天而降。所以,“资本足球”的十年中国足坛,不仅没有培养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足球教练员也是同样的情况。对照韩国足坛,反差更是强烈。  当我们长期以来对近邻韩国足球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之时,我们或许并未注意到这样一个现实。据统计,今年2月底展开的新赛季韩国职业联赛(包括K1与K2联赛)中,22位主教练的平均年龄为47.8岁,其中K1联赛12位主帅的平均年龄为48.1岁;K2联赛10位主帅的平均年龄为47.7岁。相比2020赛季,K1联赛主帅平均年龄为48.8岁、K2联赛主帅平均年龄维系不变;相比2019赛季,K1联赛主帅平均年龄为50.2岁、K2联赛主帅平均年龄为47.7岁,今年韩国K联赛的教练平均年龄呈现下降之势。这其中,K1联赛年龄最大的教练是今年首次执教K联赛的蔚山现代队主教练洪明甫,出生于1969年2月份,今年52岁;而K2联赛中年龄最大的是安阳队的主帅李愚衡,1966年2月份出生,今年55岁。  升班马水原FC队的主教练金徒均与城南FC队的主教练金南一(02世界杯战将之一)则是K1联赛中最年轻的主教练,分别出生于1977年2月与3月;执教庆南FC队薛琦铉与忠南牙山队的朴东赫则均是K2联赛中最年轻的主帅,分别出生于1979年1月与4月。但像金南一已经在K联赛中摸爬滚打了七个赛季,算是“老江湖”了。  众所周知,现代足球的技战术发展日新月异,尤其是欧洲足坛,几乎每隔两年就会在技战术方面出现一次重大变革。所以,缘何欧洲足坛的教练整体呈现“年轻化”趋势?根源就在于理念和指导思想需要跟得上现代足球技战术与打法发展的需要,年轻人相比而言学习能力更强、也更愿意学习,主动性相比那些老教练们更强一些。[当然,并不是要排斥与否定老教练。]  单从教练年龄结构,某种程度上就可以看出韩国足球近些年来在技战术发展方面的某些特征与趋势。当我们国内动辄大谈“国外先进的足球理念”之类的“片汤话”时,实际上,我们在足球技战术方面与现代足球的发展其实是越来越远。某种程度上,在韩国足坛都已被淘汰了、找不到位置的教练,尤其是那些上了岁数的老教练,反而成为中国职业球会的“座上宾”,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从欧洲足坛请来的教练同样存在着这样一种情况,片面追求所谓的“大牌”。  当然,并不是说韩国职业足坛的教练就不存在其他问题了。除了K2的釜山偶像队聘请了一名外教外,其他21队为清一色的韩国本土教练,技战术指导思想单一、打法与风格单一,不像日本职业联赛中,在本土教练主导的情况下,还有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外教,真正形成技战术打法的多样化,从而更好地促进发展。而中国职业联赛几乎是外教主导,则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这里就不再展开了。  ⑥韩国国脚几乎清一色大学生!  当我们在承认中国足球的大环境没有为本土教练创造成长条件,像当初山东鲁能泰山俱乐部大力扶持李霄鹏、郝伟这样的俱乐部少之又少的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一点,就是中国本土球员退役后的转型情况,恐怕自身也需要反思,而且还存在着天然的缺失,或者说是“先天不足”。  同样是征战2002年世界杯赛的23名国脚,韩国有22人在运动员时代就已经完成了大学学业,即便是像朴智星在进入明知大学一年就前往日本效力,后来也是重读完成了学业,而且在英格兰效力期间还参加了其他学科的学习。相比而言,当时8号崔兑旭的学历最低,仅仅是富平高中毕业,但退役后同样完成了学业深造。而日本的中田英寿毕业后前往哈佛大学完成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业。那么,中国的那些退役国脚们呢?  可以这么说,韩国那么多02世界杯国脚退役后从教恐怕并非偶尔。包括目前在K联赛中执教的其他韩国退役球员,都因为具备了相对较高的文化学历,从而可以更好地成为一名教练,毕竟当教练与当球员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而且教练首先就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一名“老师”。相比之下,中国的退役球员尽管也进入了体院深造,但整体文化素质恐怕无需多言,能像姚明、邓亚萍等那样在退役之后背起书包、安心于几年校园生活者屈指可数,甚至几乎没有。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当今中国本土足球教练自身素质之局限性。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韩国02世界杯那一代国脚大多数选择从教时,他们的成长历程似乎又进一步折射出中国本土教练之短板。韩国的多数国脚退役、拿到教练员证书后,首先是走进低级别球队,或是青少年队伍,不是高中队就是大学队,先担任助教、后任主教练,然后再进入职业队成为助教,最终走上主教练的位置。这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齐达内与皮尔洛球员时代都堪称大师级世界中场球星,但执教的皇马与尤文图斯形成鲜明的反差,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皮尔洛的执教生涯缺少了必要的那一段历练。  像今年重新拿起教鞭的洪明甫,走上教练之路也是从助教开始,然后前往青少年队伍任教,在取得成绩(伦敦奥运会铜牌)后,再逐渐成为国家队主教练。而且,在伦敦奥运会后,韩国足协原想将其直接推到国家队主教练的位置上,但洪明甫选择了婉拒,前往俄罗斯的安郅队继续担任时任主帅希丁克的助手,因为他深知自己依然不具备直接担任国家队主教练的条件。之后,他才在无奈之下接替了崔康熙,率队准备2014年巴西世界杯。此番辞去韩国足协秘书长之职、重返K联赛赛场,就是希望能回到自己熟悉的岗位上,找回从教的乐趣。换在中国,从政之后恐怕不可能再重回赛场边。  不仅仅韩国如此,日本02年世界杯国脚退役后,如果选择从教也都是首先从最基层的队伍带起,然后逐渐走上一线岗位。最典型的就是中后卫宫本恒靖,他从大阪钢巴俱乐部的青年队带起,然后成为U23队的主教练,指挥球队征战J3联赛,然后中途救火、成为一线队主教练,从2017年底的第10名到去年率队获得联赛与杯赛的“双亚”,逐渐显现出成为优秀教练员的才华。  相比之下,中国的本土球员退役后一般都不太愿意首先去青少年队伍执教,而是直接选择在职业一线队从教,甚至直接接手主教练的位置。一方面,执教青少年队伍的待遇低是部分事实;另一方面则与管理者“拔苗助长”不无关系,像广州队去年底强行要将依然还在踢球的郑智推上主教练的位置,就是一个典型,他们甚至不愿意让那些刚刚退役的球员沉下心来、真正转化成为一名合格的“教育者”。于是,中国球员退役后转型,职业教练生涯起步阶段也就难免碰得“头破血流”。在中国足球功利的现实环境下,一旦率队成绩不佳,本土教练会被贴上一个“不行”的标签,也就很难再有机会站起来、成为一名优秀的教练员。  ⑦中国自身教练培养弊端太多  当我们在谈论中国本土教练这些年为什么涌现不出高水平的教练员时,除了前面所提到的几个方面的原因之外,一个不容忽视的情况,就是中国足协作为行业管理的最高部门,过去这些年来在教练员培养方面存在着太多的问题与弊端。  退役球员转型成为教练,首先应参加一系列必要培训、拿到相应的教练员等级证书,像执教中国的三级职业联赛队伍,按足协相关规定必须是拥有最高等级——职业级教练员证书。这原本是一个很好的规定,但在执行过程中变成了:只要报上职业级班的名便可执教,这就留下了太多的“漏洞”,并以此带来一系列的后遗症,不少教练为带队可以放弃学习,然后再转年重新下一个班,毕竟执教一线队的工资待遇相当可观。至于外教,也存在着管理方面的一系列漏洞,甚至即便是拿不出职业级教练员证书的原件依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在中国职业足坛“混迹”,反正“无人过问”。  10年前,中国足坛的职业级教练员屈指可数;10年后的今天,中国足坛已拥有了近160名职业级教练员,数量应该说已不算少。根据韩国足协官网截止到2020年6月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韩国目前拥有职业级教练员173人,勉强比中国多10多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日本足协在今年2月批准松本山雅FC队的教练村主博正为S级教练(即职业级),是最新一位拿到S级证书的教练,也是日本足坛的第510位职业级教练。  尽管与日本无法相比,但中国足坛的职业级教练员数量已可与韩国一比了,但为什么这些年来韩国到中国执教的教练人数,要比中国本土教练上岗的还要多?原因恐怕无非一个字:“质!”长期以来,中国足球总喜欢以“量”代“质”、“玩数字游戏”,片面追求数量。中国固然人多,但人再多,足球比赛场上也就只能是11人对11人,单纯数量的比较毫无意义。即便是中国的职业级教练人数超过韩国、甚至超过了日本,没有“质”的保证,也未必保证中国足球的水平能够超过韩、日。  在这个过程中,首先在于培养职业级教练员的人自身的质量问题。从2011年开始,中国足协的职业级教练员培训工作由德国人斯蒂芬负责,如今中国的将近160名职业级教练员中,大多数都是斯蒂芬的学生。今年欧冠八强中,四队的主帅来自德国,足以佐证德国的足球教练培训工作之质量。而斯蒂芬来华之前,就是欧足联负责职业教练员的培训,像利物浦主帅克洛普就是斯蒂芬的学生之一。应该说,斯蒂芬的培训还是有相当水准的,否则欧足联也不会将其派遣到亚洲负责讲课,并最终推荐给中国足协。但随着中国足协技术部负责人的一再调整,斯蒂芬后期逐渐被排斥,足协找来了其他根本就不具备职业级教练员培训资格的人来负责中国本土职业级教练员的培训,在斯蒂芬开设的职业班中考试不及格者,换一个其他人的班,考试就可以顺利通过。这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当事者或许最清楚,一个原本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最后变成了某种“交易”,也就难怪中国足坛这些年来就无法产生优秀的足球教练。  其实不止是斯蒂芬,之前的另一位德国职业级讲师克里特,也曾出现过一个职业班有2/3的学员考试不及格的情况,克里特坚决不同意给予毕业,结果严格要求反而成为了“罪状”,最终接着合同期满为由而被“赶走”。  但是,看看我们的近邻,就以中国球迷所熟悉的02世界杯日本国脚中山雅史为例。这位当年世界杯赛上的10号球星至今尚未正式宣布退役,今年初受邀赴磐田朱比洛队担任助教。他边踢球边攻读教练员证书,早在2016年就已完成了S级(职业级)教练员的学业。但按日本足协的规定,学习结束后必须要有至少一年的实习经历,才可正式获得证书。由于中山雅史一直在踢球,没有时间完成实习,因而,日本足协一直没有颁发S级证书。至2019赛季初,中山雅史不得不边在J3球会沼津青蓝一线队当球员、边去俱乐部的U18梯队担任教练。一个赛季的实习期满后,日本足协才在2020年3月14日的理事会会议上决定,授予其S级教练员证书,这也使得中山雅史成为日本足坛第一位获得S级教练资格证书的现役球员。  这里特别值得指出的,日本的职业级(S级)教练证书并不是日本足协技术部就可决定发与不发,而是由日本足协召开理事会会议、全体理事会成员讨论通过,教练员必须要提交S级课程学业完成成绩、带队实践证明,包括日常训练训练日志等各种材料,全部摆放在桌上供各位理事会成员审议之后,才最终做出发放与否的决定。也就是说,职业级教练员证书最为最高级别的教练证书,拿到这样的证书相当于获得一种最高荣誉。这种荣誉并不是花钱就能够买得到的,但在中国足坛,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 END —  受到疫情的影响以及经济形势的冲击,今年的中国职业足坛风光不再,各俱乐部再也没钱去“砸”所谓的大牌外教了。据此,曾经有人高喊着“中国本土教练的春天来了!”的确,作为中国球迷,我们当然希望中国的本土教练能够崛起,率队取得佳绩。而且,中国足协着眼于长远,希望大力培养本土年轻教练,也非常值得肯定。那么,中国的本土年轻教练们能够不辜负各界的厚望吗?只有时间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